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
 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湖南國防教育網>國防論壇>焦點論壇>正文  
守島故事:把簡單做到極致,就是不平凡
 來源:解放軍報 作者: 陳旭 趙明禮 陳國全 時間: 2016-04-20 15:29:13
 

  四百八十三級臺階之上

 

  —— 東海艦隊某信號臺水兵的青春故事

 

  ■陳旭、趙明禮、記者陳國全

  

 

  信號指揮。聶小龍 攝

 

  島不大,山不高,海就在眼皮底下的不遠處;人不多,5名水兵,山巔之上的小小哨所,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。

 

  草長鶯飛時節,半小時乘船航渡,走過兩公里山路,便開始了一段艱難的攀登——由一塊塊不規則青石鋪就的483級臺階,蜿蜒著盤向高處,猶如久遠的琴鍵,每行走一步,落下叩擊青石板的脆響。

 

  一灣碧水一篷船,一層薄霧層層巒。數十年如一日,東海艦隊某信號臺一茬茬水兵就這樣穿行在云霧之間、臺階之上,寫下了水兵堅守海島的“詩與遠方”。在那里,他們穿越繁華,遠離塵囂,把不舍化作質樸的堅守,將最美好的青春留給了這座小島,堅定執著地傳回一個個“信號”:東海前哨,我是祖國的“耳朵”和“眼睛”!

 

  越艱苦的地方,越能鍛煉人

 

  “再喝碗水吧!”老兵退伍離島的那一天,信號臺臺長、四級軍士長王永端著一碗水,“儀式感”特強地對老兵潘偉說。

 

  海還是那片海,只是融進了一名老兵12年的青春。潘偉離開的時候,默默地向那片海敬了一個軍禮,然后頭也不回地走下熟悉不過的483級臺階。

 

  那碗水是從山腳下的蓄水池中舀上來的,海島多的是水,最缺的也是水,水與守島官兵一直都有著不解之緣。

 

  有一年夏天,島上大旱,連續多天停電缺水,沒辦法做菜,大家硬生生吃了20多天干面條。不敢多用水,大家就一盆水循環多次使用,洗臉也只能用毛巾蘸點水簡單擦拭。

 

  當時,上士曹春凱的妻子和兒子大老遠地第一次來隊,看到連用水都這樣金貴,只住了一晚,第二天就踏上了返鄉的路途。

 

  看海,絕不僅僅只有沙灘漫步、海面沖浪那般浪漫。

 

  每天清晨五時半,天未大亮,曹春凱和中士陳湘豫就得起床買菜,好趕回來做早餐。清晨的臺階格外濕滑,必須小心翼翼地一步一個臺階,否則很容易摔倒。要是在夏天,還要謹防著路邊不時鉆出的毒蛇、蜈蚣。大家開玩笑地說:“這是用‘生命’在買菜啊!”

 

  剛剛選取為四級軍士長的曹春凱回憶說,第一次買菜時,自己扛著20多公斤重的食品,望著數百級的臺階,心里只有一個念頭:“這苦差事再也不想干了!”可沒想到,他一干就是10多年。路還是那些路,臺階還是那些臺階,可曹春凱心里的路卻越走越順溜。

 

  信號臺所在海島環境艱苦,每一個初來者幾乎都曾有過一段迷惘時光。

 

  3年前,大學在讀的李云南選擇了參軍入伍,目的很單純:體驗兩年部隊生活,返校后繼續完成學業。

 

  最初,李云南被分配到部隊機關,由于工作表現突出,很快就成為預備黨員。就在家里人盼著他退伍返校的時候,李云南卻選擇了留隊服役。選取為士官的第二周,他接到去信號臺報到的通知。陰雨連綿的天氣,此起彼伏的山路,看著這樣的環境,李云南甚至有些后悔:在條件這樣艱苦的海島待下去值不值?

 

  那天飯后,坐在戰爭年代留下的炮臺邊,王永用胳膊肘戳了戳李云南:“哎,你說,在島上當幾年兵,我們能收獲什么?”看著李云南不解的目光,王永接著說:“越是艱苦的地方,越能鍛煉人,我們在島上吃幾年苦,以后遇到什么困難,也不會害怕。”

 

  王永一句話點醒了“夢中人”,李云南重拾入伍之初的勁頭。不到半年時間,他成了臺里的“信號通”,成長為一個名副其實的“看海人”,去年底還被評為優秀士兵。

 

  把簡單做到極致,平凡崗位成就不平凡

 

  落日余暉灑向海面,倒映的光影與閃爍的信號燈交相輝映,化作海島夜幕下最美風景,照亮了海防前線,也照亮了水兵的心。

 

  值班室內,王永整理好值班日志,與下一班值班員曹春凱交接后,走出了戰位。

 

  “信號兵崗位雖小,卻責任重大,容不得半點馬虎和紕漏。”曹春凱給記者講了這樣一件事。

 

  一次,在山下干完活的戰士小陳剛趕到值班室,就接到一個艦船出港的請示。小陳迅速轉接報文,登記上報。可第二天,差錯通報就傳到了臺里。原來,由于大意,小陳把船的舷號“翻譯”錯了。黨小組研究后取消了上報小陳當年優秀士兵的評選資格。

 

  這件事后,信號臺形成了一個共識:時刻保持警惕,絲毫馬虎不得!

 

  瞻望臺上、通信電臺機位前,年復一年日復一日,堅守在平凡崗位上,海島水兵把簡單練到了極致,成為觀風聽雨的“聽海者”,為過往船只提供通信聯絡和導航信號。

 

  臺風暴雨是經常光顧海島的常客。一次,黑云壓頂、狂風呼嘯,陰沉的天氣嚴重影響了觀察視距。為加強瞭望臺、通信臺戰位的值班力量,王永自己跑到了戰位。就在他趕到戰位的同時,值班員報告,發現海面上有一艘裝滿沙子的千噸貨船正慢慢下沉,船上人員跳海逃生。王永立即向上級報告險情,并聯系救援力量。由于搶救分隊施救及時,船上落水的5名船員全部獲救。

 

  自己選擇的路,這里有我的未來

 

  剛剛選取為上士的陳湘豫本打算去年和潘偉一同退伍的,可最后還是留了下來。

 

  8年前,陳湘豫堅持要求入伍參軍,父親擔心他堅持不下來,臨行前,甩下一句:“去可以,到時你可別后悔。”

 

  8年后,再次面臨抉擇,他留給父母這樣一句話:“我就從來沒有后悔過,這是自己選擇的路,這里有我的未來。”

 

  信號臺“一個蘿卜一個坑”,為了能讓戰友與病重的父親多相處幾日,曹春凱放棄休假,卻正好錯過孩子出生,現在想來都不無遺憾。孩子5歲了,一起相聚的次數用手指頭就能數得過來。

 

  2013年6月,王永在家休假趕到醫院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父親,醫生說:“要是早幾個月來檢查的話,也不會像現在這么嚴重。”這句話令王永懊惱不已。

 

  其實王永早就打算陪父親看病,多次臨時有任務,休假一拖再拖,一耗就是大半年。

 

  所幸的是父親手術很成功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王永幾乎是天天在病床前照顧父親,寸步不離,他說:“就讓我多陪陪父親吧。”

 

  問海海不語,唯有濤聲依舊。這樣的故事,在這個小小信號臺還有很多很多,而類似這樣的故事,在祖國萬里海疆、在星羅棋布的座座海島上,幾乎每天都在重復著。

 

  潘偉退伍離開海島時,新兵徐宏力剛好到臺里報到,新人的到來,讓5人編制的信號臺“齊編滿員”。

 

  那天的歡迎儀式上,王永還是端著一碗山下舀來的水,徐宏力一口飲盡這微微有點咸味的水后,正式成為信號臺的一員。

 

  放下行裝,打掃戰爭時期留下的炮臺,整理小小院落的一草一木,清掃房間的一桌一椅,徐宏力開始了作為真正海島水兵新的一天,一頁頁寫下屬于自己的守島故事。

 

 

 

(編輯:吳帆)

 

 

 

 

 
  相關新聞:
 

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友情鏈接設為首頁加入收藏
湖南省全民國防教育委員會辦公室主辦 聯系電話: 0731-84571219 傳真: 0731-84571219 在線投稿: [email protected]

Copyright (C)2012 113.246.250.69 All Rights Reserved  湖南省全民國防教育委員會辦公室主辦 湘B1.B2-20070067-12
 
为什么波克捕鱼总是输